为什么日本动漫中冒犯女性的片段屡见不鲜_1

正文:

简单来说,上一个日本观众不好,这个中国观众(还有有钱人)也不好。

很多人拍着胸脯,颠倒黑白,说卖肉不是解放妇女,不卖肉的反面不是伊斯兰教。但是,从逻辑的根源来看,有一个问题,这主要是由说话对象本身的情节决定的。

对比一下英美剧中所谓的性解放情节。女性愿意和自己选择的男性发生性关系,发生性关系的情节往往是为了调整,或者在较少的情况下,是为了促进情节/人物关系。他们的动机是积极的,总体上是合理的。相反,这样的情节往往不是被动地、非自愿地与人发生性关系,属于强奸的范畴,也不是男性被动地窥视其私处,属于性骚扰的范畴。

如果你指的是日本早期(90-00年代)标准的杀人、死亡故事,包括但不限于男主不小心撞到女角色,手/脸被抓在女性乳房/私处,男性主动偷窥女性澡堂,或者男性主动撩起裙子/脱光衣服,甚至衣服爆裂等故事。,然后再对比一下。

这些女性角色在主动暴露这些部位吗?显然不是。

女性愿意展示这一点吗?显然不是(否则这个剧情就不会有“害羞”、“飞翔”等关键元素了)。

这种男性角色性骚扰的行为本质上是吗?很明显。

不管男性角色是否意识到,他们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吗?是的,大多数男性角色即使在这一幕中被打,也会觉得自己赚了钱。(或者,像熊吉一样,去警察局就像探亲一样)

答案不言而喻。顾名思义,这是对女性的冒犯。这种情节忽略了女性角色的意愿,以不同的方式向性妓女展示了性骚扰受害者不愿意展示的地方。最终,受益者只起到性骚扰的作用,而受害者本身则完全被动地受到性骚扰。她自己的愿望,就像现实中的性骚扰一样,在这个情节中没有任何意义,完全是性骚扰的受害者(以及读者等旁观者)。更极端的是,18部禁播作品涉及“哄她睡觉”,幻想一个女性角色在睡了几次之后会“死”成女主角,这种情况更加明显。

(这里有个回答,说女人色迷迷地盯着吉尔看,就不会讨厌它和“自然发生的事”,这显然是一种严重的以貌取人的行为,心里没有种马的男人显然不会有这种“自然发生的事”)。

这自然代表了日本读者和作者为性骚扰辩护和开脱的心理。在这个时期,可以看出日本社会是性病态的。即使在社会上看起来你是一个夹着尾巴的男人,但当你是女魔头的时候,你不能不在乎女人的意愿就表达你强烈的性骚扰欲望。有人曾经举过一个现实的例子,说日本公司的男员工会集体偷看女澡堂,他们的上级会在那边掐秒表。这是一种冒犯集体意识中女性的行为。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应该这么做?但本质上,其“冒犯女性”的成分是洗不掉的。

同样,“人人都想看”也不能作为这种情节/刻画的有效论据,总是这样,但也不正常。刚才是英美的正面例子,现在是反面例子:在石油管道、禁毒、地下制毒工厂相关的视频下,总有大量英文评论说自己吸食大麻/海洛因/LSD,不仅没有造成社会危害,还为自己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他们开着房车在篝火旁吸毒是一种社会压迫的说法。但是,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中国人,都应该能够得出一个结论,“人人都喜欢吸毒,即使不危害社会,也不代表吸毒是正当的”。更不用说“有钱还可以吸毒”这种正当防卫的话了,我们这些没文化的人就是这样。

幸运的是,在日本性别平等意识上升,女性对全能作品甚至男性作品的购买力和兴趣上升之后,日本作品(至少是漫画)中这样的情节逐渐被边缘化。无工作是一个极端的情况(而且在无工作之后,剧情大师得到了报应,并不是说会一直持续下去),更多的作品开始逐渐将男女交流常态化(过去这样的剧情往往只出现在少女漫画《恋爱中的女人》中)。除了年轻漫青的作品已经觉得热血的剧情比颜色认可的剧情更赚钱之外,很明显日本读者发生了变化,导致审美平均分上升的结果(虽然观众喜欢无工作还是存在的,但是。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其中也穿插了卖肉,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主角,但也有作品是同一作者的战斗情节。水无月嵩的《来自天堂的东西》在那一年相当受欢迎,但《星际掠夺者》不再受到如此多的关注。以兄妹乱伦关系为主导情节的作品,《袁志空》和《我的姐姐》在当年还能享受到好评,但《埃洛马纳先生》可以说是褒贬不一(至少吉格斯是这样的),而取向正常的《干女》相对更好,因为性暗示少了很多。即使是像《周一丰满》这样的作品,如果女主角不允许,主要的视角也只能看,女主角的意愿更重要。这些都是中日动画消费者(广义上的阿宅)平均审美逐渐提升的结果,而极端定义中的阿宅(只以性暗示和露骨情节为食,不要人也不宅男,而是debu)逐渐被时代甩在了后面,成为了底层群体。虽然日本的妇女权益问题没有太大变化,但很明显话语权比当年高。

当然,这并不是说当年的日本作品充斥着满足极致阿宅需求的东西。毕竟,那也是一个宫崎骏其人、庵野秀明、押井守、今敏、大藤忠雄、渡边信一郎等人物和作品出现的时代。他们不屑于“迎合”阿宅的喜好,而是努力追求自己的风格和思想(或者像安烨一样,创造一个门槛,提升阿宅的审美,而不是被阿宅拖累)。不过,与当年上下限极度分化的市场相比,现在处于中上区间。就算你说几句风骚的话,那些会被女性角色吐槽的作品,“我要告你性骚扰”,已经逐渐成为主流,你还是可以看到作者群体的演变。(同样,只看到广义上的天花板作品也并不少见,他们根本懒得挤进“下班后大家都在看卖肉”的群里)。

相反,一个在网上或公共场合公开拍胸脯说“我喜欢看这个,你是道德模范”的社区,一个公开把这类作品视为本季热点的商家,一开始是缺乏自知之明的。很简单,虽然西方人有说话的自由,但是没有半个西方人敢拍着胸脯在quora上留言说“SFM女孩视频(即使不涉及真人)满足了我们叔叔的幻想,所以我喜欢每天下班后看一点放松的SFM女孩视频”(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真的敢当SFM女孩),类似于这场没有工作的风波。Lex当然不是一个东西,但是如果一个意识正常的观众知道了原著的剧情,他们通常会选择夹着尾巴生活。然而,这一次,大量观众公开谈论“我是LSP”和“你好,道德标兵。”这个社区到处都是在群里喊着“来点彩图吧”的人,在非主题的不相关的群里讨论18x手游或者一些露骨的手游比如聊天、吹水。

(当然,这个问题很复杂。除了对所谓的“女拳”有明显的逆反心理之外,我想说的是,国内的一些手机游戏以及在qq群中交换这些手机游戏“彩图”的趋势,都极大地提振了这种心态,但这是另一个方面。)

posted @ 21-10-19 04:17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品视频 @2014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品视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