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没有像韩国一样被财阀控制-

正文:

因为财阀在战前没有控制日本。与韩国类似,从上世纪70年代到20世纪20年代初,三井三菱正是在财阀的殖民和发展过程中发家致富的。但问题是财阀本身没有足够的政治影响力。他们想通过赞助政党来扩大影响力。三井为了井上馨支持政治友好协会,而三菱支持大洼和后来的反政治友好协会政党,如人民政党。总的来说,三井是领袖,安田、久原、古贺、住友支持政治友好协会,三菱、金根、山口支持人民政党。然而,日本政治中有几种力量:政党、长老、贵族院、军事部门和官僚。就财阀而言,他们对政党的影响最大,但恰恰相反,他们与政党的勾结成为了军事部门、元老和官僚批评的对象。当然,有时候连长辈都需要钱来依靠财阀。比如冈田克也内阁期间,赛昂基公爵作为政治友好协会前会长,不满政治友好协会对国民体育运动的支持,秘密向住友筹集100万日元作为选举经费,支持冈田克也总理。

对于财阀来说,有两个问题必须解决。一是如何维护同一家庭财产的非公有制统一共有,二是家庭成员能否对家族企业承担有限责任。三井的对策是,同一家族的11名成员成为四家合名公司之一的成员,即三井银行、三井物业、三井矿山、三越店,这样一家公司的破产不会涉及所有成员,从而实现本质上的有限责任。同时,管理三井家族资本和运营的三井家族协会的成立,限制了个人对财产的自由处置。1913年,税制修订,日俄战争前非常时期的特别税法正规化。这样,对于大企业来说,收入在1.5万日元以上的法人,最适合采取股份公司或者股东超过21人的股份公司的形式。在这种情况下,三井旗下的主要股份公司是三井银行、三井地产、沈东仓库和三井矿山。三菱造船、三菱钢铁、三菱纸业、三菱矿业、三菱公司、三菱仓库、三菱海上火灾保险、三菱银行、三菱内燃机制造、三菱电机。住友是住友银行、住友铸钢件研究所、大阪北港、吉野川水煤气电气和住友电线制造研究所。

一战初期,几大财阀开始公开发行部分股份,引入外部资本,改变企业组织形式。比如1919年三井银行5次增资,80万股新股中,50万股给老股东,30万股公开发行。1920年,三菱矿业的实收资本从3000万增加到6250万。增资过程中,部分股份赠予亲友和员工,导致三菱合资三菱矿业的股份比例降至60.8%。增资的原因是,随着一战天佑带来的日本国内产量的快速增加,财阀自身的资金无法提供所需事业所需的全部资金。但这种增资并没有改变财阀家族的封闭基础,因为它并不是财阀的母公司,而只是其子公司,也就是说财阀将其核心母公司重组为合资公司,在保持封闭基础的同时,还利用总公司的集中管控技巧,缓解了子公司持股比例下降导致的对子公司控制的弱化。即使股票转让,也不是针对普通大众,而是限于与公司有亲戚朋友关系的经营者和从业者,不会削弱亲密度。 根据简单的数据,1930年,住友三菱安田的实收资本为17.2亿日元,占官方统计的118.54亿日元股份公司的14.5%,三菱合资和住友合资的投资额为2.7亿日元,占全国合资公司9.8亿日元的29.7%,而37年,四大股份公司的实收资本为但传统财阀擅长金融、商业、矿产等,而面对重工业、化工行业,则弱于日产、日清、森喜朗等新兴财阀。30 -37年间,这三个新财阀在实收资本的增加上超过了传统的四大财阀,更不用说汽车和铝精炼行业了,他们也起到了带头作用。当然,在那之后的早期,丰田得到了三菱的支持。

20世纪30年代,随着军事力量的扩张和右翼意识形态的发展,财阀也受到了攻击。差一点,三井的团被暗杀了。特别是三井三菱等重化工业基础薄弱,不能与军方很好合作的老财阀只能寻求变革。团条死后,1933年9月由赤达·程斌主持改造。三菱于次年3月完成改造。具体包括向社会事业捐赠资金、财阀家族退出前线、公开出售关联企业股份、在满洲发展合作等。1940年,三菱增资1.3亿日元,对于家族以外的人,新股完全增加。即使只限于三菱系统的大股东和员工,岩崎家族的投资比例由于2万多买家而下降到50%。1940年三井合并子公司三井株式会社时,其3亿日元资本的四分之一对外公开。在传统的弱势产业中,传统的综合性财阀起步较晚,通过自身的资本优势重新获得了产业优势。31年,三井建立了三七氮肥工业,33年,东洋高压工业进入化工领域。31年三菱与美国资本合资成立三菱石油,34年成立日本煤焦油工业公司,最终将煤化工行业的老四财阀带在了新财阀的前面。在三菱造船之前,独立从事飞机工业,34年后并入三菱重工。最终的结果是36年内造出了96架舰载机。之后,零战斗机也被归功于住友金属工业开发的高强度硬铝。另一方面,住友32年参与NEC的运营,最终收购。之后,日本电邮省研制的空载电缆,使日本专利的新型长途电话实用化。

战后美帝来的时候,财阀最初以为他们也是战争的受害者。结果GHQ表明你是受害者,你是整体。1945年11月,三井住友安田解散。12月,财阀被任命,共有18个财阀和336个俱乐部。48年6月,扩大到83家侏罗纪俱乐部和4000多家子俱乐部。或者禁止财阀的家族成员成为俱乐部工作人员,然后就在46年前,对战犯的清洗现在扩展到了经济领域,所以278个俱乐部的3200人都被清洗了,也就是说有财阀的关系,战时经济界的领导基本都被黑帮抓住了。

48年来,时代变了。首先,去年12月,副国务卿发表讲话,表示需要重新研究解散财阀的政策。随后,陆军大臣罗亚尔在旧金山发表公开讲话,暗示将改变对日政策。但当时老麦与罗雅尔的意见相反,罗雅尔认为消灭中央集权政策会破坏日本经济,而老麦则认为只有消灭中央集权政策才能阻止革命。于是,华盛顿发电报,要求撤销对远东委员会230号文件的支持,即重新考虑对日政策。然后在4月份暂停了被排除在集中处罚之外的银行的设立,俱乐部指定了20家银行进行处罚,最终改为18家银行。在企业划分的措施下,真正划分的俱乐部只有11家。华盛顿正式发布“经济稳定九原则”后,老麦也于49年1月1日正式宣布,日本复兴计划的重心已经从政治转向经济。这是旧财阀复兴的好机会。然后,以1949年6月修改《垄断法》为契机,废除了禁止使用原有商号、商标的规定,使恢复原有的社会生活成为可能。比如三菱公司,已经分成了139个分公司,1953年重组为四大俱乐部,54年统一为一个大俱乐部。三井之前分200家分店,现在55年集中成两大俱乐部,59年统一成三井产品。但这和战前的财阀结构不同,现在只能说是企业集团化。战前,财阀结构是财阀的核心,财阀社会是由同一个财阀家族建立的,而战后则是以银行为中心的融资、企业间相互持股、高级干部的兼任和会长协会的建立相结合。差别还是很大的。政府将通过调解和减税来防止企业之间的过度竞争。20世纪60年代以来,国际贸易工业部开始面对欧美的自由化竞争,甚至计划在1961年制定《振兴特定产业暂行待遇法》与之对抗,但以流产告终,标志着国际贸易工业部内民族派系的衰落。国际上盛行的一派也支持贸易自由化,对策之一就是企业合并或兼并,比如八卦钢铁和富士钢铁合并为新日铁。三菱拒绝了国际贸易工业部与五十铃合并的请求,与克莱斯勒合作成立汽车制造公司。五十铃也改为与通用汽车合作。但是三井三菱没有韩国全面。

55年制是自由民主党大财团反对社会党的总评论。鸠山由纪夫内阁成立后,1955年2月,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民主党有185席,自由党有112席,但问题是社会党有89席在左,67席在右。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党正在谈判左右两派的合并,这使得社会党成为第二大党,甚至极有可能获得政治权力。这也是三木武夫4月突然提出联合保守势力的想法,也是5月自由党和民主党合并正式谈判的开始。为此,成立了以阿盟为首的经济重建论坛,旨在团结因造船渎职扩大而不安、不敢进行政治捐款的金融界,通过向保守党提供捐款,重新建立安全的捐款团体。据团委副主任吉宏(Yoshihiro Uemura)介绍,成立座谈会的目的非常明确,即认为从某个特定行业或公司直接向政党捐款一直存在营私舞弊的危险,有一个重大原因被普通人怀疑。回顾过去这样的情况,我们认为应该切断这种关系,各行各业的捐款应该尽可能统一使用。也可以说,捐款要搅在一起,让他们失去自己的特色,成为共同的捐款。今年2月,经济论坛共向自由党、民主党、社会党的左右两派捐款1亿日元。之后每月向保守派政党提供2000万元的常规开支,并随时提供选举费用等临时开支。本次研讨会成为常规捐助机构,55年1.4亿日元,60年14亿日元。最终,捐款总额的92%捐给了自由民主党,然后7500万元捐给了社会党,3000万元捐给了人民社会党。财政捐款是自由民主党长期发出内乱的原因,但却没有多少人敢离开党,因为退出自由民主党后,很有可能立即失去捐款。但金融界一直对自由民主党送阀门的斗争非常不满,认为是愚蠢的,这也是自由民主党一直呼吁解散阀门的原因之一。然而,从岸信介到1995年的河野洋平,它一直在呼吁解散阀门。其实不是解散了一个月,然后大家想干嘛就干嘛,就是不理不睬。1961年,媒体和公众也不满论坛和自由民主党的勾结,认为吃饭难看。财经界对座谈会也不满意,因为理论上捐款是由座谈会统一收取的,但除了这个每月捐款,实际上同样数额甚至两倍的捐款都给了调度员和会员。结果,捐款的目的不明确,反而刺激了内斗。最后,1961年1月,经济友好协会发表了《刷新政治的中间报告》,提议解散论坛,由政党自己制定筹款计划。在这方面,池田内阁成立了全国协会,负责筹集捐款。那一年,国联募资不到1.2亿元,但随着走上正轨,1969年募资35.9亿元。政界和金融界的结合,首先是企业不能随意拒绝与他们有联系的党魁的捐款要求,其次是当人们口风柔和,接受企业和行业的捐款时,党魁会帮助他们获得权益。在这方面做得最多的是皮包公司和田中的木材木部。但田中最终还是死在了上面。在1974年的参议院选举中,自由民主党特别指派了35名国家承认的候选人到财团或大企业协助选举。结果选举结果对自由民主党非常不利,只比反对党多7席。金融界极为失望,《日经新闻》在经理人论坛上表示,自民党独掌大权的时代已经结束。该联盟明确表示,除非自由民主党解散并派出军队,否则在8月12日之后将不再协助筹集政治资金。第二天,东京电力有限公司和东京、大阪等地的燃气公司停止捐款。

posted @ 21-10-19 04:23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品视频 @2014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品视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