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动漫里很少出现子女与父母的矛盾

正文:

很多,甚至洪水。

与父母的矛盾是戏剧中常见的原型。如果联系精神分析,就是弗洛伊德提出的恋母情结,或者荣格提出的恋父情结。

国外有一本百科全书All The Tropes Wiki,根据这个原型整理了很多作品,包括动画和漫画分类,可以戳一下:allthetropes.fandom.com/wiki/Oedipus_Complex.

我就不重复俄狄浦斯和伊莱克特的故事了,简单总结一下,就是杀父娶母,反之亦然。虽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像神话一样有强烈的矛盾和冲突,但它们在与父母一方对抗或竞争时,渴望得到另一方的关注。这种性格关系甚至可以在许多最流行的日子里看到,例如:

新世纪的福音战士,主角信治和他的父亲碇源堂关系疏远,感情疏远,而他最喜欢的绫波丽是根据他母亲碇唯的基因克隆的。所以,EVA的故事本身就颇有恋母的影子。

钢之炼金术师,主角亚历克兄弟成为炼金术士的机会是通过人体炼制来复活母亲,但他们(尤其是他们的兄弟斗鼎)对常年远行的父亲霍恩海姆很不满。在这部作品中,最终的老板“长颈瓶里的父亲大人/小人”,在身体上也以霍恩海姆的形象出现。

火影忍者,主角火影忍者Uzumaki的目标是成为一名火影忍者,最终他成为了超越父亲的最强(大概)火影忍者。故事中他追求已久的女主角春野樱,被隐忍第四次世界大战转世的父亲亲自评价,与鸣人的母亲九心奈十分相似。

家庭教师重生,阿刚喜欢的女孩京子,和他的母亲很像。

在《翼之编年史》中,主角狼实际上是《樱》中李小狼和木之本樱的孩子,他在故事中遇到的Kinomoto Sakura是一个不同时代空的同龄人,在不同的世界里看起来和他的母亲非常相似。

像上面这样的还有很多,但这次我要说的是一部凸显恋父情结的作品,那就是《星辰公主》,一部在1998-2003年间连载的超忧郁作品,拥有相当小的新世纪福音战士和魔法少女圈子。剧透们很小心。

虽然《星之公主》在戏剧层面上是一部非常不成功的作品,但作者鬼头确实为之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其中《家》中主要人物的思想值得探讨和揣摩。

故事中的女主角于一华(绰号希娜),第一次出现时是一名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因为父母分居,她和父亲住在一起。她扮演母亲的角色是为了照顾父亲的衣食住行。她对父亲有着明显的爱,但她和母亲的关系也很糟糕。

希娜在故事早期是一个非常去性别化的女孩子,言行举止像男孩一样活泼好动,不过同时也拥有着出色的(刻板印象中的)女子力,譬如她在家政方面的能力非常杰出,经常被身边人夸赞可以「当个好母亲」。在故事的前期,希娜是一个非常去性别化的女孩,她的一言一行都像男孩子一样活泼好动,但同时她也拥有优秀(刻板)的女性力量。比如她在家政方面的能力突出,经常被周围人称赞是“好妈妈”。

然而,贾芳本人对母亲的身份相当抵触,曾声称自己永远不会结婚生子。

这是因为贾芳的母亲一直对她很严格,而对母亲有抵触情绪的贾芳对她的批评和嘲讽都持否定态度。但这种消极行为有时很有趣:

我妈逗她,说她这么瘦,作为女孩子不太体面,要她注意形象,于是那天过生日的希娜就回家煮了满满五杯饭,暴饮暴食到吐。

希娜的名字「秕」也是母亲起的,含义为「中空、不饱满、不会发芽的种子」。希娜不喜欢这个名字,所以一直在用假名来写自己的名字(即「秕」的日语发音「希娜」),母亲也因此奚落过她。同时,希娜其实拥有相当高的学力(身为优等生的朋友小洪曾经提到过说希娜想认真学习的话,成绩可以很好,而在后来杀了小洪的希娜出于罪恶感,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从差生变成了全科满分的优等生,考上了小洪所向往的超级名校万朵学园),但是为了不迎合母亲,她也一直选择往母亲所期望的反面发展。希娜的名字“华”也是她母亲起的名字,意思是“中等空,不饱满,不发芽的种子”。希娜不喜欢这个名字,所以一直用假名(也就是“希娜”的日语发音)写自己的名字,妈妈也因此嘲笑过她。同时,希娜其实学术能力非常高(一位尖子生的朋友萧红曾经提到,如果希娜想好好学习,成绩可以很好,然后,出于愧疚,杀死萧红的希娜,短短几个月就从一个差生变成了全科满分的尖子生,考上了萧红向往的超级名校——万多书院)。然而,为了不迎合母亲,她总是选择向母亲期望的相反方向发展。

虽然,随着故事逐渐接近结局,我们可以发现,希娜与其母亲美园之间,其实存在着深厚的爱,而对于这份爱的意识,则会是希娜与其龙骸——地球进行连结的关键。虽然,随着故事接近尾声,我们可以发现希娜和母亲美媛之间有着深厚的爱,而对这份爱的认知将是希娜和她的龙骨架——地球之间联系的关键。

在这里,我们首先要介绍一下故事中的一个设定:故事中有一个叫龙骷髅(也翻译成小龙和龙之子)的生物,它有着像万能黏土一样的自由变形能力,而且其中有几个有着自己独特的功能。它们会在人类的孩子中选择自己的宿主,与宿主连接后,就能成为宿主的力量。宿主死后,它们会循环利用自己的大脑,与它们一起成为“龙宫之姫”,一个更高级的生命体。

希娜原本有一个姐姐叫史圣,希娜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因为她参与了龙骸主持人之间的斗争(后来她被自己的龙骸变成了龙宫之姫,为了保护希娜,她多次以龙宫之姫的身份出现)。知道真相后,梅园不想放弃现实生活,于是她选择成为一名龙骨研究员,试图找到一种方法让龙宫之姫变回人类。

这样一来,美园对于希娜的冷淡和疏远,其实就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一方面,美园因为失去了一个女儿而留下心理创伤,无法面对再次失去女儿的痛苦,所以有意地保持着与希娜的距离;另一方面,美园不愿意放弃挽救实生,也不希望希娜介入龙骸间的斗争,所以自己一人投身于这个领域,让丈夫和女儿可以过上普通而和平的生活。这样,美媛其实对希娜的冷淡和疏离有了合理的解释:一方面,美媛因失去女儿而精神受到创伤,无法再面对失去女儿的痛苦,所以刻意与希娜保持距离;另一方面,美媛不愿意放弃拯救现实生活,不希望希娜卷入龙骨之争,于是投身于这一领域,让丈夫和女儿过上正常安宁的生活。

“华”这个名字,在这样的情感基调下,也被赋予了新的诠释:一颗永远不会发芽的种子,就是一颗永远长不大的果实,可以永远和母亲待在一起。通过这个名字,梅园表达了她对女儿的依恋和不情愿,并希望她的孩子永远受到自己的庇护。

然后,在理解了这个名字的内涵后,希娜终于面对了内心呼唤自己的声音,从而与她的龙骨架连接起来,拥有了掌控地球的力量,并利用它来阻止反派试图制定的核冬天计划。

这个伏笔可以说是贯穿了全作始终,将希娜与「地球」、「母爱」、「母亲」等几个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第一话中的希娜在做暑假作业时,曾为题目为「我的梦想」的图画日记作业感到头疼,说自己梦想「像地球一样大」,在纸上怎么可能放得下。这个伏笔可以说贯穿了整部作品,将希娜与“地球”、“母爱”、“母亲”等几个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第一句,做暑假作业的时候,希娜为题为“我的梦想”的图片日记作业头疼,说她的梦“和地球一样大”,那怎么可能写在纸上呢?

然而,在结局中,接连失去了父母的希娜,和地球龙骸的另外一名宿主涅见子成为了世界上唯二的母亲,经过见子的提醒,我们才得知,希娜那个比地球还大的梦想,其实不过是和父母过上普通的生活罢了。然而,最终相继失去父母的希娜,和地龙骨架的另一位主持人聂建子,成为了世界上仅有的两位母亲。看到孩子的提醒,我们才知道,比地球还大的希娜的梦想,其实只是和父母过着平凡的生活。

不幸的是,即使她掌握了地球的力量,贾芳也无法抗拒来自普通人的误解和歧视。看到父母和亲人被杀后,贾芳彻底陷入了绝望,当她感受到这绝望的景象时,她用大地的力量摧毁了一切。

最后,空再也没有希娜梦寐以求的三口之家。

虽然《星星公主》因为“剧情莫名其妙”、“强行黑和深度残疾”被很多人诟病,但我觉得它在主旋律的表达上还是很清晰的,很多里面都有逻辑可循。这部作品看似是一部带有绝望色彩的超能力格斗剧,但其实家庭和成长才是它的重点。

比如,希娜的内心历程就是从一开始的“杀母嫁父”的Elktra情结,到与母亲和解,再到自己成为母亲的转变,她对过去的家庭生活充满了留恋却永远无法回头。虽然故事很超现实,但希娜的这一系列变化并不是社会上很多普通人都会经历的变化。

和《希娜》一样,《星公主》的主角也多是从小学到高中的未成年人,他们或多或少都承受着来自社会和成年人,尤其是家庭的压力。因此,在获得了龙骨架的力量后,有人想出了用龙骨架来进行社会变革的想法(比如四人组的黑人儿童会),也有人极力压制使用龙骨架力量的冲动,挣扎着维持自己的老年生活(比如在故事的前期和。

前女二号佐仓明是一名患有深度社交恐惧症和受虐狂的中学生。她不仅不能和大多数人正常相处,而且她对男人的恐惧也足以让她在人前发抖。

然而,她对男人的恐惧并不是纯粹的恐惧,而是一种带有性欲的极度暧昧的情感。小明有性上瘾的倾向。大多数男人会激起她的性欲,甚至会向体育课晕倒后送她去保健室的男生提出性要求(但当事人因胆怯拒绝)。

根据父亲的发言,小明出现这种症状,大概是从小学高年级到中学,正好是女生进入青春期,性意识觉醒的阶段。小明的父亲也是个例外:小明在大多数异性面前会因为恐慌而失去反抗,但对于父亲来说,更像是一种反抗意识很强的拒绝。另外,小明唯一能和平共处的男性是滕旭的主要黑幕直角,因为滕旭没有性欲甚至没有性能力。

在第六卷的(本卷只有一话,也是本作最长的一话,足足有两百多页)最后,小明下手杀了父亲(从握紧刀柄的那一个动作来看,她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而动得手),因此而入狱。第六卷(这一卷只有一句话,也是这本书最长的一句,有200多页),小明杀了他的父亲(从紧握手柄的动作来看,她终于下定决心,成功地移动了),所以她进了监狱。

很多人觉得不明所以,便做出了自己的推理,而在我看来比较可信的是下面一种:很多人认为无名如此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推理,但在我看来,更可信的一个是以下几点:

小明也有很强的恋父情结,童年时对父亲有很高的依恋。但进入青春期后,她自身的伦理(小明喜欢读书,在哲学和文学方面比同龄人有更多的知识储备,所以她应该时刻思考这些事情)和旺盛的性欲发生了冲突:在情感上和身体上,她对父亲有着强烈的渴望,但理性上,她知道自己和父亲的结合是世界所不能接受的,所以她陷入了长期的境地。

(还有一种解释:小明的父亲对她的爱超越了伦理,这让小明感到恐惧,小明母亲指责父亲的言论“你离她太近了”就可以证实这一点)。

最后,小明与和她有着相似想法的小森鹏典、北泽弘子、加藤进行了直角接触(“这个世界给了我们如此巨大且无法解决的压力,那么这个世界就有问题,作为直接施压方的成年人是有罪的”),小明用从小森那里得到的匕首刺伤了父亲,结束了自己的苦恼。

更可怕的是,小明的妈妈似乎嫉妒小明和爸爸的关系。小明入狱后,她承认因为小明杀了丈夫而恨她,并贿赂监狱负责人,要求对方在精神上给小明施加压力,直到她崩溃。恐惧中的小明不得不依靠龙骨架的力量和滕旭的帮助逃出监狱。

与于晓明相比,女三号北仲洪子(也翻译了《广子》,原文《ひろ子》,没有给出汉字,这里采用的是港台的翻译方法)的故事相对简单直接:洪子出生于书香门第,父母对她寄予厚望,希望她能考上当地著名中学万多书院。小红作为尖子生,在学校被欺负,被要求不得高分。然而,他的父母责备他成绩下降,并将其归咎于小红唯一的朋友希娜。萧红不想失去唯一的朋友,但如果进不了完多会和几个欺负她的同学一起度过中学生活,她左右为难。

终于有一天,不知所措的小洪,选择了在考试当天逃学(因为不参加考试就无法评定成绩,没有成绩意味着「既不会考满分也不会退步」),在希娜家门前踱步时遇见了同样逃学的小明。两人都有在学校被霸凌和孤立的遭遇,因此而产生了共鸣。小洪诉说起了自己的感受,而小明则向她展示了自己手腕上因为自残而留下的伤痕,因此而有所感触的小洪得出了自己的结论:「这种对于弱者来说完全不合情理的世界,可能毁灭了也好」。终于有一天,不知所措的小红选择了在考试当天逃学(因为不参加考试就无法评定成绩,不参加考试就意味着“既不能拿满分也不能退步”),遇到了同样逃学的小明,在希娜家门前踱步。两人都曾在学校被欺负被孤立,彼此产生了共鸣。小红告诉她自己的感受,小明给她看手腕上自残留下的伤疤。因此,有所感悟的萧红得出了自己的结论:“这个完全不合理的弱者世界,可能会被毁灭。”。

在和小明以及希娜父女度过了一个温馨的晚餐时间后,在回家的路上,小洪被霸凌者拦截,又一次遭到了手段极其恶劣的霸凌(上一次是逼她喝放了蚯蚓的果汁,这一次是用试管塞进她的下体,因为被同班男同学帮助所以没能得逞),在回家后又发现父母因为她逃学而向希娜的父亲打电话告状,勒令希娜不得与她来往,最终情绪崩溃,释放出自己藏在衣柜里的龙骸「鬼」(小洪没有给它起名字,所以采用新闻报道上的称呼),杀死了自己的双亲。和小明、希娜父女一起度过了一段温馨的晚餐时光后,在回家的路上,小红被恶霸拦截,再次被恶霸用极其恶劣的手段欺负(上一次她被逼着用蚯蚓喝果汁,这次她被用试管塞进下体,因为同学的帮助而失败)。回家后,她发现父母因为她逃学打电话给希娜的父亲投诉,并命令希娜不要和她交往,最后她的情绪崩溃了。

释放了龙骸的小洪得到了觉悟:「一味地忍耐只会让自己成为他人的牺牲品,所以我不再忍耐了」,并使用龙骸像做甲鱼菜式一样极其残忍地杀害了长期霸凌自己的几名同学,在试图杀害最后一名时被希娜发觉,遭到阻止之后便引导希娜来到了自己家中,与之进行最后的诀别。放出龙骨架的萧红意识到:“有耐心只会让他成为别人的牺牲品,所以我不再有耐心了。”他用龙骨架当龟盘,杀死了好几个欺负自己很久的同学。当试图杀死最后一个时,希娜发现了它,当她被阻止时,她带着希娜回家进行最后的告别。

当她进入北钟家时,希娜看到小红抱着父母的尸体,而电视上的新闻报道说小红的龙骨闯入希娜父亲的公司,绑架了他们。原来,小红认为父母是孩子无尽的压力来源,所以为了救她的好朋友,她决定帮助希娜杀死她的父亲。这似乎不合理。其实就是刺激希娜,让希娜自杀,以赎罪。为什么是贾芳?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她内心还有说服贾芳的期待,另一方面,她也不愿意死在别人的手里。

最终希娜不得不决心掐死小洪,但又无法下手。毫不抵抗的小洪嘲笑她说「只有温柔是无法拯救所有人的」,一边控制自己的龙骸折磨希娜父亲,最后被陪伴着希娜的龙骸星丸(其实是鹤丸的龙骸,希娜与星丸意识并不互通)掐死。最终,希娜不得不下定决心掐死小红,但她做不到。没有反抗的小红嘲笑她说:“只有温柔,救不了所有人。”她一边控制着自己的龙骸,一边折磨着希娜的父亲,最后被陪伴希娜的龙骸万行掐死(其实是万和的龙骸,希娜和万行在意识上并没有交流)。

洪子临终时的表情,似笑非笑,似死非活,又似有些感慨。一方面,她可能担心希娜,但也为希娜感到高兴。

说来也巧,洪子的个人故事很简单,但性格却很立体——小红看似是一个很典型的模范生,但她长期生活在高压和各种力量中,使她养成了凡事极度谨慎,长远考虑的思维模式。比如,当希娜在万多书院与人发生冲突时,她拦住希娜,事后向希娜道歉说,她赞成希娜的反击,但考虑到这一点。可能正是这种性格导致了小红最后的爆发。

不仅仅是主角,很多反派对父母都有着莫名的感情,比如希娜和小明第一次见面的黑人儿童俱乐部成员小彭森点。

小杜曾在小明面前说过,要用龙骨的力量统治世界,把世界恢复到农耕时代的文明水平,杀光所有的医生和知识分子,让体力成为衡量生命的关键,让“没有医生活不下去的人”死去。

然而,在小森被希娜(实际上是鹤丸操控之下的星丸)重伤而不知所踪之后,小明从电视报道上得知,小森的母亲常年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顾,而小森本身不但品学兼优,还是名声在外的大孝子,自称未来想成为医生。但小杜被希娜(其实是仙鹤丸控制下的星丸)重伤失踪后,小明从电视报道中得知,小杜的母亲常年卧病在床,需要照顾,而小杜本人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还是有名的孝子,自称以后想当医生。

由此可知,母亲的病弱给小森带来了相当的压力与痛苦,让小森对于「可以让病弱之人存活下来的社会」产生了由衷的质疑。由此可见,母亲的病给小杜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和痛苦,这让小杜由衷地质疑“能让患病者生存下去的社会”。

小泽里美,一个与希娜有过几次冲突的大二学生,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她母亲18岁就离开了她,父母的职业和地位都不体面。期待万多书院,努力不亚于洪子的日美,有一次中考落榜,最终如愿考上了高中的万多,多次被称为“二线”(万多内部歧视从外部进入高中的人。

但是,日美在一定意义上还是追随了母亲的脚步。她在很小的时候(中学时期)就和男友卡诺·武文发生了性关系。虽然武文是个好人,但本质上她也是个暴力狂。里米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说武文从小就有破坏娃娃的爱好,武文的专长之一就是制作包括娃娃在内的模型,所以这可能暗示着武文在某种程度上塑造了里米。

对人类社会感到虚无和绝望的高三生须藤直角,为了实行自己的人类筛选与社会变革计划,作为起点的第一步是消灭了自己的家庭。而后,面对来劝自己的复学的班级导师,须藤与之进行了关于「弑亲」这种行为的探讨。对人类社会感到虚无和绝望的高三学生一定是直角。为了实施自己的人类筛选和社会改造计划,第一步作为起点就是摧毁自己的家庭。然后,面对前来劝他复学的班主任,滕旭与他讨论了“杀亲”的行为。

滕旭认为,杀害亲属的行为本质上是对权力的挑战,也是对他在一个受当前权利控制的社会中的未来的否定。这是一种擅闯篡权,也是一种对自己生命的摧残。这恰恰指出了故事中几个有直接或间接丧亲之痛的人的共性:对社会/世界的存在强烈不满,对自己的存在感到不安和消极。

更有趣的是,经常作为希娜友军登场的无业游民二人组,鹤丸丈夫以及古贺法夫,其实在父母这一方面更有着特殊性。两个人都是居住在废弃居民楼里的离家出走者,作品中基本上没怎么提到双方父母的信息,但这两人却分别可以看作是「父」与「母」在主角众这样的年轻人中的化身。更有趣的是,经常以中国友好力量出现的失业二人组,丈夫津丸和阿桔法夫,在父母方面其实更特别。两人都是住在废弃居民楼里的离家出走者,作品中关于父母的信息也很少,但这两个人可以算是“父亲”和“母亲”在喜欢主角的年轻人中的体现。

鹤丸本质上是本书的主人公,一直把自己的龙骨架放在希娜身边保护她(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注意到了希娜作为龙骨架持有者的特殊性),并在故事后期与希娜发展了感情,这让希娜怀孕,成为了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的父亲。

他天生就是一个浪漫主义者,和很多女人都有肉体关系,已经是7个孩子的父亲(包括希娜的孩子,至少是8个),他自己也声称“对不会怀孕的生物不感兴趣”,这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算是一个父亲/播种者的体现。

相较之下,与之同居的古贺法夫,则是一名跨性别者(原作没说明,但法夫更像是有女装倾向的男同性恋者,其本身似乎没有变性),因为对鹤丸抱有感情,所以对于自己不能怀孕的身体心怀憾恨。在原作第10卷中,法夫即将死去之时,他的龙骸幻化成为了胎儿的姿态,以此寄托他无非为鹤丸生下孩子、成为母亲的遗愿(这也是故事初期法夫一直对希娜态度很差的原因,因为他嫉妒希娜身为女性的同时又得到了鹤丸的关注,但他也很清楚鹤丸不能给希娜带来真正的幸福,所以一直在劝诫两人注意相处方式,说他们应该更像「兄妹」而非「恋人」)。相比之下,和他住在一起的阿桔·法夫是一个跨性别者(原文没有解释,但法夫更像一个倾向于穿女装的同性恋,他似乎没有任何变性)。因为他对Himaru有感情,所以对自己不能怀孕的身体感到遗憾。原著第10卷,在法夫即将死去的时候,他的龙骨架变成了胎儿的姿态,从而寄托了他生下孩子,成为鹤丸母亲的最后愿望(这也是故事一开始法夫对希娜总是态度不佳的原因,因为他嫉妒希娜是个女人,同时得到了鹤丸的关注, 但他也知道鹤丸不可能给希娜带来真正的快乐,所以他一直建议他们注意相处的方式,说:

这里有一个小细节:在法夫死去后,鹤丸对来找他玩的炮友说,自己已经丧失了性能力,虽然结合前文可以看得出他是为了受了核辐射而导致脑部出现异常,但某种意义上也有一些哀悼逝去的伴侣的意味,可能也是他用来纪念法夫的一种方式吧。这里有一个小细节:法夫死后,何马鲁对来和他一起玩的炮手说,他失去了性能力。虽然从上面可以看出他是因为受到辐射而脑部异常,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有一些悼念失去伴侣的意思,这可能也是他用来纪念法夫的一种方式。

总的来说,《星空公主》真的是一部解构家庭关系的超能格斗作品,这个特点被鬼头延续到了后来的《地球防卫小子》中。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探索鬼头作品中的家庭元素。

顺便附上一张自制的“星妃”PV风静MAD(部分素材取自其他视频,详见Odoryanse原创视频)。

https://www.zhihu.com/video/1230382383481495552
posted @ 21-10-19 04:04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品视频 @2014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品视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